记一场零碎的梦

/ 0评 / 0

光能照亮的地方很有限,根据飘摇的状态,我感觉自己是在一艘船上。船很高很高,站在上面往脚下望,看见的不是甲板,而是铁栅栏般的结构。连光都能吞噬的黑暗中,海水涌动的气息,透过间隔向上蔓延。我不知道我要去哪,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。

隐隐听见下面有人声传来,我顺着楼梯往下走,下面的空间很大,近三四层楼高的样子,灯光很亮,似乎是一个舞厅。可等我走到最下面的时候,舞厅消失了,高大的船也消失了。我站在一块浮木似的小船上,翻涌的浪溅湿了裤脚。有两个人隐在背光的地方低声说话,听不清内容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