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妄之灾

/ 2评 / 0

老惦记着想休息,想放假,没想到还真被我达成了心愿。只是,更没想到的是以这种方式。

和以往没有任何不同的濒临迟到的早晨,在车棚里找到小电动准备骑着去上班。却在踢起撑架的瞬间,左脚大拇指感觉到迟缓的疼痛,缓几秒之后血涌了出来。伸手按了按,血更多了,指甲盖整个都松了。

淡定了请了假,还拍了张照留作证据。犹豫了一会后,骑着小电驴去了最近的卫生院,结果人家医生说,他们那只能包扎,我这情况得把指甲盖拔掉!what???

唉。只能打的去医院了。挂号/排队/缴费/清创/打针,一个人在医院跛着个脚奔波。我竟没有生出太多别样的情绪,不知道是不是该称赞自己,年纪大了之后,果然心态平和了很多,没有那么矫情了。

急诊医生给看的时候,说不用拔,包着就行,过几天自己就掉了。那瞬间,我还挺庆幸的,不用感受拔指甲的酷刑了。万万没想到,到了清创室,护士说,得拔掉。而且!而且!竟然连麻药都没给我打,生拔!完事后,旁边的护士说,给我省了200块麻药钱。这,我是不是还应该感谢一下。

随后去打破伤风的针,做完皮试,对啥都不过敏的我,竟然对这个药过敏。得,又得去找医生换别的药。给开了中成药,十几种不同成分的小袋袋,混合成一杯光闻味就让人上头的灰黑色液体,女巫炼失败的药估计也就这样了。小抿一口,我差点直接升天,太恶心了。恶心也得喝啊,而且还得喝三次。我真是太难了。

请了三天假在家歇着,除了脚偶尔的刺痛,以及行动不便之外,倒是难得的惬意时光。不想工作,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,看无脑小甜剧,画画,戳会手机,一晃就是一天。

下周四公司还组织了活动,去外地浪三天,还得爬山什么的。就我这情况,还不确定到时候会怎么样,如果依旧能让我在家休息,我倒是也很乐意的。爬山什么的,哪有在家里吹空调来的香。

不管咋样,希望能快点好吧,哭嘤嘤。

《“无妄之灾”》 有 2 条评论

  1. 三途河花儿开说道:

    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久,但依然喜感。。
    对比一下发现,好像对于我而言这些事情已经很麻木了,这让你感受到些许惆怅的生活小插曲,我却如此习以为常,唯一能有一丝情绪波动的时刻可能就是偶尔也会破皮伤筋、踢到脚指头那一瞬间发自内心的“卧槽”了,大概这就是“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”,好在你的回忆足够清晰,代入感很强,还是略微能够感受到一些。
    本来想说,万事小心,但想了想,这还真就是无妄之灾,就像自己也是,常会添上一些莫名其妙的伤口,能小心行事的时候,大多数都挺平平安安的,或是有惊无险,所以没关系,好好生活,痛了就哭,开心就笑,明天还是很美好的。
    话虽如此,但大家都依然过得不开心,成年人嘛,很正常!(手动狗头.jpg)

    • Guss­°说道:

      @三途河花儿开 就是觉得很衰啊!!!!而且一连串的事情,都觉得很衰!!!而且当时还下雨来着,我也没带伞。医院处理的两个部门,还在不同的楼栋,往返来回,还得淋雨。而艺术又说不能沾水,,,真是各种凄凄惨惨戚戚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